国际航空联合会把鸟害定为a类航空灾难

2021-02-16 12:36

杜杰说,他们枪杀鸟儿是最后的选择,且每名队员都经过公安部门的培训,有持枪证,只有在威胁到飞机和旅客的安全下,才可以开枪。这也是《航空安全法》规定的。昨天和今天,“2013年机场鸟击和外来物防范工作现场会”在重庆机场召开,来自全国51家机场共160位专家齐集,将就防治机场“鸟击”等问题,展开讨论和交流。

前天下午,一只飞行的鸟儿突然撞到拦鸟网上。41岁的护场队驱鸟队员徐胜轻轻地将鸟儿从网上取下,走到机场护栏边,一边抚摸鸟儿翅膀,一边说“飞吧!飞得远远的,不要再来这里了”,鸟儿就从他手中飞向机场外的天空。

这些都是机场的驱鸟办法,主要是防止飞鸟进入飞行区域,全年保护进出机场的2000万旅客的生命安全。对于这些机场飞行区管理部护场队员来说,他们恨鸟驱鸟,但也爱鸟护鸟。

罗凯说,一只鸟儿的生命与一架飞机上100名至300名旅客的生命相比,只能选择牺牲鸟儿的生命。

“三年以来,我们投入了700多万元,购买各种先进设备驱鸟。”护场队副队长杜杰说,这些都是为了不杀鸟儿,爱护它们。而护场队的35名队员也会24小时巡逻,尽可能保护鸟类。

据重庆机场介绍,在机场附近有约256户养鸽户,他们饲养的鸽子有时会飞到机场上空,即使只是一只重500克的鸽子和一架速度为370公里/小时的飞机相撞,也会产生高达三吨的冲击力。对飞机来说,几乎和被一颗炮弹击中差不多。因此,国际航空联合会把鸟害定为“a”类航空灾难。在我国,由于鸟击原因造成的事故征候也已占事故征候总数的1/3,在美国由于鸟击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每年6亿美元;自1988年以来,由于鸟击引起的坠机事故已经造成超过190人死亡。

白天靠吓,晚上只能靠声音和灯光。前晚8点,记者在机场看到几束绿色的灯光不时划过天空。“我们称之为‘激光驱鸟器’,这种绿色激光晚上驱鸟效果很好。”飞行区管理部护场队副队长杜杰说,这个绿色激光器要70万元,全国只有这一台,激光一亮,鸟儿飞光。

如果你到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坐飞机,就可能看见这样的景象:跑道旁的草地上有正欲展翅的“雄鹰”、有穿着鲜艳服装的“工作人员”站立不动,有黄色的“迷你炮”在旋转、一串串彩色的风车迎风飞,甚至还会有背着猎枪的人站在草坪上……

“砰!”一声枪响,一只在飞行区的鸟儿倒在猎枪枪口下。“枪杀鸟儿上我们最无奈、也是最后的选择。”护场队队员罗凯说,“我们枪杀鸟儿前,会采取赶、吓等各种方式,如果鸟儿还在飞行区,真的很恨它。只能被迫举起枪,描准它抠下扳机。但看到鸟儿应声倒下,我们心里也很难受。”

虽然恨鸟驱鸟,但护场队队员也想出了一些护鸟的办法。比如定期灭虫,断绝鸟儿口粮,鸟儿就不赶自走。

徐胜说,每天经过他们手救下的鸟儿有十多只,只要他们巡逻时发现鸟儿无论死活都会救下来,活的放走,死的进行无害化处理。

前天,经过特许,重庆商报记者进入重庆机场飞行区。据了解,机场现在用驱鸟代替过去的打鸟,如今的土办法是在草地上安“模特”,穿上红衣服吓鸟儿;安假“老鹰”,鸟儿靠近,它会扇动翅膀驱鸟;装高6米拦鸟网,围着跑道修了一圈,防鸟儿进入飞行区;黄色的“迷你炮”间歇性发出巨响,吓跑鸟儿;在机场跑道的四周,安上10来个黄色大喇叭,发出狗吠、狼嚎、鸟儿的哀鸣等200多种声音,让鸟儿闻声飞走。还有就是在机场跑道附近的草坪上放穿迷彩衣的假人吓走鸟儿……